跨年之前,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前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卡洛斯·戈恩在2019年12月30日从日本悄悄飞到了黎巴嫩。

  在被日本司法“控制”了一年之后,戈恩悄无声息地策划了逃跑计划。而我身边的大多数人,对于戈恩的这一举动,抱持支持的态度。

  由于情节过于蒙太奇,各种版本的逃跑方式被臆想出来,尤其以“乐器盒装人”为人津津乐道。因此,外界也称这次离开日本,为戈恩的“国际大逃亡”,颇有电影情节的意味。

  2020年1月8日,星期三。卡洛斯·戈恩如期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举行了个人新闻发布会,这也是他自2018年11月在日本被捕以来,首次站在50家媒体100余名记者前解释整个事件的原由。因为戈恩坚信,这样的高光时刻有助于外界了解他,了解日产汽车和日本政府做了什么,了解这件事的因为所以。

  “对于我来说,今天是非常重要的一天。这是我等待了400多天的一天,因为在此之前我被残酷地带离了世界,离开了我的家人、雷诺、日产,还有这些公司的450,000名员工。自2018年11月19日以来,我再也没有任何自由的时刻。我很高兴能够再次与亲人在一起,因为我无法表达自己这些痛苦的程度。”

  戈恩在新闻发布会上如是表达了内心的感受。整场新闻发布会耗时两个半小时,除了猛烈抨击日本检察官和日产汽车的管理者以外,戈恩也对自己以这种方式离开日本进行了辩解。

  “如果我失败了(指离开日本),那将是灾难性的。我获得成功的机会很小,但我决定尝试,我很高兴能做出这样的选择。”在黎巴嫩,卡洛斯·戈恩对法国电视一台(TF1)公共频道(LCI)的记者说道。他随后表示,“不为任何事情感到遗憾,尤其本意是不想逃离日本。”

  尽管黎巴嫩和日本政府间没有相互引渡的条例,也就是说,戈恩目前暂时逃开了日本司法的制裁,但作为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的前主理人,日本政府对其指控仍然有效可靠,并且四项贪污罪名也在等待最后的审判。

  森雅子是在2019年10月接替河井克行开始担任法务大臣职务的,前者因为妻子涉嫌违规选举一事递交辞呈。因此,在对于戈恩这个案子上,森雅子也表现出了强硬的一面。

  “我希望他来面对日本司法,正是因为他在日本没有被关押,所以他逃了出来,现在他便可以自由地见到律师了。”

  在戈恩的贝鲁特发布会之后,森雅子在东京举行的一次特别新闻发布会上对戈恩进行了批评。事实上,若站在日本的角度,这样的批评并不会令人感到奇怪,因为森雅子认为,戈恩在日本期间,日本政府并没有对他做什么粗鲁的事情。

  “但这样的态度是难以言喻的,如果被告人卡洛斯·戈恩对他的刑事案件有话要说,他应该在日本法院公开提出自己的论点,并提供相关证据。恒煊开户所以我衷心希望被告人戈恩能够在日本尽一切努力进行公正的刑事诉讼,并提出自己的观点。”

  很显然,在一定程度上,森雅子的言论和态度也代表了日本政府乃至司法界的看法。对此,中新社也发表了中肯的评论文章。

  在文章中是这样描述的:无论如何也不能容许躲避刑事讯断,日本的刑事司法制度保障根基人权,对其言论举办辩驳,强调戈恩应在从事经济勾当的日本之司法制度下提交详细证据,日本法务大臣森雅子在东京召开姑且记者会,为查明真相会推行适当的手续。

  事实上,戈恩的四项罪名指控都涉及经济犯罪,恒煊平台开户如果罪名成立,将面临15年监禁和高达1.5亿日元(约合140万美元)的罚款。所谓四项罪名包括——隐匿部分薪资(有两项指控是未能披露超过8000万美元的延期赔偿金)、挪用公款,以及将个人投资损失转嫁给公司(违反信托指控)。

  但对于联盟前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来说,在他的认知里,这些涉及经济利益的纠葛都是分内或正常操作,戈恩始终认为日本人在污蔑他,尤其是他的职场对手——日产汽车的管理者。

  尽管我们前面提到,日本和黎巴嫩政府之间没有引渡条例,戈恩暂时不受日本司法制裁,但这不等于他能逃离日本,就可以逃离所有的问题和追责。

  在事件的发酵中,日本已经将戈恩作为逃犯,开出了国际刑警组织的红色通缉令。因此,在2020年1月9日星期四,也就是戈恩新闻发布会后一天,黎巴嫩检方便传唤戈恩进行审讯,以便听取他的证词。

  另一方面,黎巴嫩的一些律师对于戈恩在主管雷诺-日产联盟期间到访以色列颇有微词,认为戈恩踩到了黎巴嫩的法律禁区。

  黎巴嫩与以色列因为国土划定的问题一直存在分歧,双方都希望透过战争来解决矛盾,所以黎巴嫩政府禁止所有公民前往以色列。但因为戈恩同时拥有法国、巴西和黎巴嫩三国护照,所以这又成为一件有分歧的事情。

  在发出法院传票后,黎巴嫩政府也宣布禁止这位65岁的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前高管离开该国,同时其黎国护照也被没收。与此同时,根据黎国检察官的要求,已经知会东京发送当地法院的案宗。

  对于黎巴嫩政府的举动,一位消息人士透露,“根据已经获悉的消息显示,如果能证明卡洛斯·戈恩在日本的指控罪行需要在黎巴嫩提起法律诉讼,那么最终也会对他进行审判。如果根据黎巴嫩法律条款,不用对戈恩提起诉讼,那么他有一半可能被起诉。”

  总之,不管日本政府最终能不能引渡戈恩,戈恩在黎巴嫩都可能遭到起诉。而卡洛斯·戈恩对此也发表了意见,他表示他应该会与黎政府合作,因为在他看来,目前没收护照无非只是一个例行程序罢了。

  对于黎巴嫩和日本审判的程序,戈恩表现出了极大的抵触情绪,他如是说:“我将与黎巴嫩司法机构充分合作,与日本的司法相比,这里让我感到更加自在,因为在日本(司法制度)完全是逆行的。”

  尽管戈恩的拥趸对于他离开日本报以支持,并对于日产汽车以及日本政府进行了言语攻击,但这仍然无法改变他是逃犯的事实。

  另一方面,从戈恩促成RNO(雷诺汽车集团)与FCA(菲亚特-克莱斯勒)合并开始,他所获得的支持就比较少,甚至有些被孤立。事实上,这部摇摇欲坠的肥皂剧之矛盾,有一部分就来自于RNO与FCA的合并。

  日产方面,前CEO西川广人(HaitoSaikawa)对戈恩发布了有毒的言论。戈恩与西川的纠葛,来自于后者掌管日产后下滑的业绩,以及其个人并不突出的能力表现。

  在西川广人2017年接任日产后,传言戈恩曾许诺并安排西川后续的升职事宜。但随着日产在2017年业绩下滑,到2018年9月结算上半年营收时,数据显示日产收入减少17%。后来,随着业务并未得到显著改善以及爆发召回事件,戈恩对于日产后续管理人士的安排有了他意。

  与此同时,戈恩也在谋划新的并购,以便让雷诺汽车变得更加强大,同时也壮大整个联盟的实力。但RNO与FCA合并,显然会影响日产的联盟地位,甚至日产方面认为“独立计划“找到了好借口。

  在1月8日贝鲁特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卡洛斯·戈恩也对此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表示,一直以来他都和意大利的阿涅利家族第五代继承人、EXOR集团董事长约翰·埃尔坎(JohnElkann)保持着紧密联系。

  “2017年,雷诺-日产联盟是第一大汽车集团,三菱进入后,三家公司都不断增长,并且盈利。我们正准备与FCA菲亚特克莱斯勒合并。我与FCA持续接触,双方也达成了谅解,但不幸的是,在还没谈好前我就被定罪逮捕了。”对于合并一事,戈恩至今耿耿于怀。

  由于戈恩的被捕,雷诺-日产联盟也陷入了混乱之中,一时间联盟没了主心骨,变得摇摇欲坠。

  2019年,原本FCA与RNO的350亿美元合并计划是轰动汽车行业的大新闻,但随着戈恩被日本司法控制,FCA在交易公开后仅10天就宣布退出了。随后PSA标致股份介入收购事宜,很快索肖迎来了绝佳的超车机会,而对于雷诺而言,却是一笔巨大的损失。

  直到现在,被披露的消息越来越多,也显示当初除了日产的管理层不支持合并以外,一系列的政客以及法国雇主联合会(MEDEF)都保持了沉默,而法国经济财政部长布鲁诺·勒梅尔(BrunoLeMaire)则只表示,他会捍卫联盟,对于其他事宜不过多评价。

  对于逃离司法制裁,法国方面也不乏上前踩一脚的政客。法国前经济财政部长米歇尔·萨平(MichelSapin)对于戈恩逃离日本表示震惊,他说:“他有权为自己辩护,认为自己是无辜的,但令我震惊的是,想通过逃避来解释正义,只要在一个民主国家(日本算是民主国家)中有正义,无论它表现形式如何,都应该说出是非。”

  不过素有“法国最危险女人”称号的玛丽娜·勒庞(MarineLePen)却不这么认为,她的观点与前经济部长截然相反。

  她在1月9日对卢森堡电台(RTL)的采访中,表达了自己对于政府不作为的愤慨。她说:“戈恩在黎巴嫩虽然也被控制,但还有辩护权,这一点不像法国,请问法国做了什么?不是要给所有法国人带来领事援助吗?在尊重法国人卡洛斯·戈恩先生的辩护权方面,法国政府绝对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并与日本建立联系!”

  如果了解玛丽娜·勒庞的话,大概就会知道她为何有此立场了。她是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RN)前主席老勒庞(让·玛丽·勒庞)之女,恒煊娱乐开户也是RN的主席,曾在法国总统选举上败给马克龙。

  她当年的竞选口号是要保护法国汽车工业,让汽车工厂和配套商尽可能留在法国本土,推行“MadeInFrance”的庞大计划。因此,对于本土的国际汽车管理明星,戈恩显然是她想要拉拢的政治资源。

  随着卡洛斯·戈恩的坠落,雷诺-日产-三菱联盟也开始出现颓势,就像是“无头苍蝇,四处乱撞”。一方面是管理层的未来人选,迟迟没有确定。之前否认会离开大众集团加入雷诺的卢卡·德·梅奥(LucaDeMeo)最近松口,表示已经在2020年1月7日卸任西亚特品牌首席执行官,而外界一直认为他就是雷诺首席执行官的“头号候选人”。

  此前,在蒂埃里·波洛雷任CEO(ThierryBolloré)被罢免后的两个月,其在雷诺的业绩和管理风格受到质疑,而事情起因颇为眼熟,原因是他与日产的伙伴处理问题太过突兀。对此,联盟新董事长让·多米尼克·塞纳德(Jean-DominiqueSenard)曾表示,联盟的真正状态比他想象的要糟糕很多。他曾说:“它修复得很慢。”

  另一方面则是经营问题,日产汽车的业绩持续恶化。对此,虽然戈恩在日本被“软禁”,但他对联盟运作依旧了如指掌。他在新闻发布会上曾说:“自从我被捕以来,日产的市值下降了100亿美元以上,在此期间,日产每天损失超过4000万美元。而在这段时间,雷诺的市值也下降了50亿欧元,相当于每天2000万欧元。”

  人事风波,导致领导层地震,随之影响的就是整个联盟的工作效率和士气,而短期内显然无法修补。实际上,雷诺-日产-三菱联盟能走到今天做到全球领先,正是卡洛斯·戈恩的功劳,1999年是他一手缔造了联盟。

  只是现在对于戈恩来说,捍卫权利是头等要事,只有当最终的司法程序证明他无罪,将他从国际通缉上抹去,那才是真正的自由和高光时刻。

  而现在,包括戈恩和联盟的前景并不明朗,尤其是联盟,会不会又由他一手毁掉?

  20年弹指一挥间,以上几个“大片”的片段,似乎也只是几个精彩的瞬间。最终,都将归于平静。